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草莓视频为什么下不起

出发之前,李贤吩咐艾森给曾嘉等人开了一间特级豪华海景套房。

这间套房的面积是1422平方尺(大概130平米),内部空间足够大,可以容纳4人入住,价格也比较便宜,每晚只需17000港币。

考虑到她们在香江待不了几天,所以贤哥只付了三天房费,一共40000港币。(八折优惠)

办理好入住,稍作休整,随后一起下了楼。

来到一楼大堂,他们一行人倒是吸引了不少目光,毕竟一位帅哥身边环绕着数位美女,很容易引起别人遐想和猜测。

尤其是,贤哥还与她们互动频繁,举止亲密,估计有不少人心里羡慕。

酒店安排了三台车,依次停靠在门口,在阳光的照射下,三台加长版幻影散发着刺眼绿光,让人头晕目眩。

这尼玛谁受得了啊。

贤哥心里腹诽,坐进车里的同时,也打定主意尽快弄一台自己的座驾。

车队同时启动,缓缓驶入梳士巴利大道,李贤拉上电动窗帘和中间的遮挡帘,后车厢瞬间形成了私密空间。

要问搞的这么私密干啥?

答案显而易见了。

光影女子树林中更显娇媚

贤哥扶了一下黑框眼镜,带有侵略性的目光,把身边坐着的何傲儿,从头到脚看了个遍,那眼神好像能穿透对方的衣服。

何傲儿有些小紧张,双手不知所措,纠缠在了一起,又有点小期待,余光偷瞄贤哥的帅脸,眼神迷离,心脏如小鹿乱跳。

扑通扑通~~

扑通~~扑通~~

在这种狭小的空间内,与李贤近距离接触,感受他身上令人迷醉的气息,估计任何女人都扛不住这种诱惑。

前面副驾驶的何傲芝,在遮挡帘拉下来的那一刻,就竖起了耳朵,偷听后面的动静。

她捏了下自己的大腿,有点亢奋,也感到刺激,生怕后面不发生点什么,心里暗道:这个凯文好心急啊,果然男人都是一个德行。

当然,贤哥没她想的那么猴急,他只是不想有人打扰自己检查“战利品”。

毕竟要付出一两千万港币,甚至更多。

肯定要看看,到底值不值。

何傲儿身高170,合格。

颜值80以上,合格。

目测有C,合格。

逆天长腿,合格。

气质上佳,合格。

性格阳光、温柔且带点活泼,合格。

对工作努力、对父母孝顺,合格。

总体来说,这次被“坑”一笔也不算亏。对方出生在富贵家庭,从小到大被精心培养,气质和涵养方面,没得说,而且有公主命,却没有公主病,这点让贤哥相当满意。

也难怪,lsp林大爷对她这么着迷。

“凯文~~”何傲儿被贤哥的目光弄的浑身发烫,忍不住轻起红唇,道:“我要同你讲。”

“嘘~~别说话,过来。”李贤勾起迷人的嘴角,对她勾了下手指。

何傲儿微愕,但明白了他的意思,有些僵硬的身躯,缓缓的依偎过来,两人的气息交织在一起,之间不到五厘米。

贤哥伸手抚摸她的秀发,慢慢往下到脸颊、脖子,然后感受着她的尺寸和纤细的腰肢,一点点拉动她的裙摆。

这双玉腿,修长白皙、温润光滑、细腻且有弹性…….用“腿玩年”都不足以形容。

“凯文,你听我讲….”何傲儿突然按住李贤的大手,轻咬着嘴唇,说:“我必须事先跟你讲明,我家里的情况…..”

“哦….你讲…”李贤漫不经心的应道,手上的动作依旧没停止。

“我…我不想骗你,如果我家里的情况令你为难,你可以不用管我。”何傲儿心里挣扎了一番,还是说出了这些话。

她的这番决定,无疑是把主动权给了李贤。

阿妹你讲乜嘢?

我先头的话都白讲了?!

你就这么想倒贴?

何傲芝狠狠的咬了下牙,心里恨铁不成钢,就在她想插嘴的时候,李贤的声音传来过来。

“哦~~你家的情况,我知道一些。说说吧,令尊欠了多少债?”李贤风轻云淡的说,好像一点都不在意。

唉,单纯的交易,难道不好吗?

你这个样子,让我以后怎么对你呢?

李贤心里一阵烦躁,他本来的目的就是完成任务,然而任务目标有点“难缠”的节奏。

老子身上背着不少情债了。

你还来凑啥热闹呢。

系统粑粑:→_→,虱子多了不痒。

李贤:滚犊子!!

凸(艹皿艹)。

何傲儿静静的考虑了片刻,难以启齿道:“家父欠银行的债务,大概1500万港币。其余的,我可以自己想办法。”

傻女啊!

你想气死姐姐?!

没有三千万,我们家如何翻身?!

何傲芝心急如焚,但又不好说什么。

“才一千五百万港币?”

这么点钱?

就算完成任务,也没啥奖励吧。

李贤有点嫌弃的嘀咕着,随后对何傲儿说道:“2500万够不够?多余当家用了。”

“啊?!”

“啊?!”

两姐妹好像心意相通,同时微张嘴巴,好像含着什么似的,也同样是一脸懵逼。

都说漫天叫价,坐地还钱。

而李贤根本不按套路来。

“凯文~~~用不了这么多的…”

“凯文!!你对我们家恩同再造,真的感谢你。”

两姐妹异口同声,但反应不尽相同,妹妹心里感动,而姐姐则是激动异常。

何傲芝死死的捏了下拳头,这段时间她受够了背后的冷眼,心如死灰,而此刻听到李贤的话,有一种重获新生的喜悦。

何傲儿可能没有姐姐感触那么深,但同样心里充满喜悦,因为,她又能看到爹地妈咪,还有姐姐的笑容了。

呃~~

恩同再造?!

不至于吧!

李贤摸了摸鼻子,没感觉自己有这么“伟大”,或许是飘在空中太久了,完全不觉得两三千万是一笔巨款。

这笔钱对他来说,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。

但对何家来说,却是足以翻身的资本。

“姐,你不要多言啦。”何傲儿怕贤哥不喜,埋怨了姐姐一句。

“阿妹,骚瑞啦,我是太高兴了。”何傲芝说完,马上闭上了嘴巴。

李贤摇头笑了笑,无处安放的大手,再一次搭在了何傲儿的腿上,这次不仅没有任何阻碍,对方还紧紧的贴在了他的身上。

一时间,香玉满怀。

何傲儿不是一个放不开的人,只是想稍微矜持一点,但现在根本控制不住自己,嘟着有人的嘴唇,好似要把贤哥一口吞掉。

吧唧吧唧….

库吃库吃~~

转瞬之间,你甩我一嘴唇,我甩你一嘴唇,两人纠缠在了一起。

“叮~~”

就听叮的一声,系统来了提示。

【探测到人物目标!】

人物信息:何傲儿(Lily),女,25岁,身高170cm,体重102斤(正常),颜值85,对宿主好感度86点。

【提示:目标人物对宿主好感度未达到90点,不符合开启好感度任务。】

【叮,探测到任务目标。】

呃…不要了吧。

姐姐就算了吧。

人物信息:何傲芝(Gigi),女,30岁,身高160,体重88斤(正常),颜值78,对宿主好感度81点。

【提示:目标人物对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,不符合…………….。】

啧~~

我是不是跟姐妹花特别有缘呢?

贤哥陷入了沉思,从获得系统到现在,已经有三对姐妹花馋他的身子了。

其中一对已经得手,对他各种二打一,另外一对正在路上,马上要攻陷堡垒,而现在…又特喵来一对。

“凯文….我喘不上来气…”何傲儿弱弱的说。

“呃?弄疼你了?”

“没有,可唔可以搵个安静的地方?”

“呵呵~~别这么着急。”想啥呢,我是那种人嘛,李贤松开了一条胳膊。

“我哪有~~明明是你….”何傲儿大羞,小拳头锤着他的胸口。

嗯?

怎么没动静了?

擦枪没走火吗?

前面的何傲芝心里好奇,想要找个缝隙偷瞄,但怎么也找不到。

八倍镜突然有了反应,镜片上出现了一行小字。

半米内出现人物目标。

与此同时,胸口处的海王之星,十分诡异的变换着颜色。

一股浓郁的乳白色形成以后,慢慢的又变成了淡黄色。

两件特殊物品,同时起了反应。

还真是一件稀奇事。

心跳测试完毕:129↑(春心荡漾)

130、131、132……

心跳还在加速。

何傲儿目光火热的看着李贤的侧颜,一只小手不知道什么时候,伸进了贤哥的衣服里。

嘶~~

不要搞事情啊!

你不是小白兔嘛。

怎么突然变成大灰狼了。

此时,车子已经通过康庄道,驶入了红磡海底隧道,三四分钟过去,进入告士打道,路过了回归祖国纪念碑。

中环的熙熙攘攘,与车内的静默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贤哥拉开一点窗帘,漫无目的的看着窗外的景色,眉头微微皱起,好像在忍受着什么。

路过添马公园、红锦路、花园道、很快来到马已仙峡道,往山上开去,李贤看到了白加道的路牌,有些好奇的打量着路边的豪宅。

这边属于半山坡,但房价也超过了10万一呎,一直往前走就是蜡像馆和太平山,而普乐道要往左拐个弯,经过医院经和种植,才能到达目的地。

天比高豪宅,位于普乐道顶端,独占一个山头,可以说是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了。

“李生,快到普乐道了。”

“哦….嗯。”

前面的司机提醒道,何傲儿有些慌忙的整理衣服,从包包里拿出口红补妆,贤哥则掏出手机,给那位罗拔臣律师事务所的黄律师,打了个电话。

“啧…..漂亮,有山有水,有花有草,有点像世外桃源。”李贤嘀咕着,放下一点车窗,带有绿植芬芳的空气扑鼻而来,让人神清气爽。

相比城市的喧嚣吵闹,这里确实更适合居住。

车队左拐右拐,来到山顶处,最后缓缓的停在了一扇黑色铁门前。

门口有名保安,有名穿着黑西装的男人,这人看起来三十岁出头,相貌文质彬彬,戴着金丝眼睛,应该就是那位黄律师了。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出发之前,李贤吩咐艾森给曾嘉等人开了一间特级豪华海景套房。

这间套房的面积是1422平方尺(大概130平米),内部空间足够大,可以容纳4人入住,价格也比较便宜,每晚只需17000港币。

考虑到她们在香江待不了几天,所以贤哥只付了三天房费,一共40000港币。(八折优惠)

办理好入住,稍作休整,随后一起下了楼。

来到一楼大堂,他们一行人倒是吸引了不少目光,毕竟一位帅哥身边环绕着数位美女,很容易引起别人遐想和猜测。

尤其是,贤哥还与她们互动频繁,举止亲密,估计有不少人心里羡慕。

酒店安排了三台车,依次停靠在门口,在阳光的照射下,三台加长版幻影散发着刺眼绿光,让人头晕目眩。

这尼玛谁受得了啊。

贤哥心里腹诽,坐进车里的同时,也打定主意尽快弄一台自己的座驾。

车队同时启动,缓缓驶入梳士巴利大道,李贤拉上电动窗帘和中间的遮挡帘,后车厢瞬间形成了私密空间。

要问搞的这么私密干啥?

答案显而易见了。

贤哥扶了一下黑框眼镜,带有侵略性的目光,把身边坐着的何傲儿,从头到脚看了个遍,那眼神好像能穿透对方的衣服。

何傲儿有些小紧张,双手不知所措,纠缠在了一起,又有点小期待,余光偷瞄贤哥的帅脸,眼神迷离,心脏如小鹿乱跳。

扑通扑通~~

扑通~~扑通~~

在这种狭小的空间内,与李贤近距离接触,感受他身上令人迷醉的气息,估计任何女人都扛不住这种诱惑。

前面副驾驶的何傲芝,在遮挡帘拉下来的那一刻,就竖起了耳朵,偷听后面的动静。

她捏了下自己的大腿,有点亢奋,也感到刺激,生怕后面不发生点什么,心里暗道:这个凯文好心急啊,果然男人都是一个德行。

当然,贤哥没她想的那么猴急,他只是不想有人打扰自己检查“战利品”。

毕竟要付出一两千万港币,甚至更多。

肯定要看看,到底值不值。